“一定有更简单的方法,”我以为,离散地 擦掉我之间的红汁…